产品搜索
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闻资讯 > 热点聚焦

被 “山” 环绕的不止有盆地,还有病理医生

发布时间:2019-12-7 14:31:17


导语:


不是只有在手术台上才有巨大的精神负担,也不是只有急诊室才需要在强压下迅速做出判断,其实常年在显微镜前不断观察的病理医生也和他们一样,判读到最后确定诊断带来的压力是他们的每日必须面对的功课。而病理分析需要的是医生心态稳定,要想到一切的可能性,这样才能避免误诊。因此超强的抗压能力是每个病理医生必备的技能。

那么病理医生的压力来源于哪儿呢?万搏今天就来探寻一下病理医生压力的来源。



镜下筑基
因为病理工作对于诊断医师技术和经验提出了很高的要求,所以这也是病理科医生需要很长的培养时间的原因之一。在成为资深的病理医生之前,每一位病理医生都要先经历重重考验,病理界流传的看片三道槛:看一万例以上,只能发初步病理报告;看三万例左右,才能复查下级医生报告;看五万例以上,才能解决疑难诊断。这笔账算一算,每天看20例切片,要完成5万例,也需要心无旁骛的看十年。光是这庞大的数字和不短的时间线,如何不令人心生退意。

凿石索玉

一个完整的诊断过程,病理医生除了要解读镜下的万千世界,还要综合患者的年龄、性别、病史等等临床信息,综合评价这些因素之后,病理科医生才能做出最后的诊断。但即使参考了这么多的因素,在诊断一些疑难病例时,病理科医生依然很难做出判断,因为癌细胞都是善变的“小妖精”,只有经过反复研究,专家会诊,费经周折才能战战兢兢地交出一份病理报告,作为治疗的依据和指导,担负起生命的重量,如何能够压力不大。


如负重轭

除了平日里需要较长时间常规的病理报告之外,术中冰冻切片也是病理科最具挑战性的工作之一。术中病理切片需要在30min内迅速的完成取材,固定,染色,判读等步骤,因此诊断难度大,误诊风险高,病理报告上任何错误的判定,都有可能导致后续手术方向的全盘错误,让患者付出巨大的代价,一份约等于判决书的诊断报告,这份沉重的责任,如何能够不慎重对待。


幕后英雄

路漫漫其修远兮,巨大的工作量和数不清的压力之下,病理医生还需要保持专业的敏感度,诊断的灵活性,病理医生不是神仙,却必须成为那个不能出错的“圣贤”,病理医生们每做出一次正确的诊断,为临床治疗提供精准的指导依据,便是一次对病患的拯救;对待自己的本质工作精益求精,不断修正完善,便是一种对生命的温柔。
相信在不久的将来,病理医生这个幕后英雄能够被大家理解,尊重,完成华丽的转身。祝愿所有的病理同仁们能够顺利脚踏“压力”大山,眺望病理未来。